《声入人心》王上:“杰尼龟”是正经音乐人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12-09

  而实际上,六舅总是吵吵嚷嚷;吕宸身高1米95;刚子办事拖拖拉拉;王上脱发头发少。

  尽管王上说能用科技手段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因此他并没有为自己的脱发问题所困扰,但是调侃王上似乎总也绕不开“头发少”的梗。

  根据“头发稀疏”这一形象特点,身边的损友们把寸发不生的“杰尼龟”形象与王上联系在了一起。“杰尼龟”的形象也跟随着他一起进入了《声入人心》。

  除了是正经乐队的主唱,在音乐的这条道路上,王上曾经扮演过,也正在扮演着多重的角色。无论角色有何不同,王上希望自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音乐人,不是一个作秀的人,也不仅只是“北大”出来的歌手,而是一个能做出好作品的音乐人,一个用心歌唱的歌者。

  对于王上而言,他的音乐缘分大抵是天生的——爷爷是地方上有名的晋剧演员,家庭的音乐氛围浓厚。因此,王上走上音乐道路并不令人意外。

  只是为什么偏偏选择了用自己的声音这个“乐器”去诠释音乐,王上的回答是——这就是命。

  小时候,他也和其他小孩一样,被送去各种特长班“试水”。“我妈试图让我学过画画,但没成功,我画得实在太难看了……还有像什么书法、游泳等等——都不行”,成功学下来的只有钢琴和二胡。

  初三结束的那个寒假,一次偶然的机会,王上遇到了他的声乐老师,由此开始学习美声唱法。在学习声乐的过程中,王上渐渐发现这个“特长”好像有点不一样,自己对它的兴趣要比以前学过的其他特长多得多;唱着唱着,声乐就彻底地走进了王上的人生。

  ——这也是王上决定与唱歌“死磕到底”唯一的转折点,这之后,他就未曾改变过对音乐的热爱。

  这一段时间里系统的声乐学习,给王上带来了宝贵的财富,逐渐积淀的歌唱技巧为今后的音乐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是从那时起,王上面前的音乐道路变得开阔了很多,他接触到很多优美的中国民乐,同时逐渐学会了不少国内外的经典歌曲。

  尽管本科阶段选择以中国语言文学为专业,研究生阶段主修艺术学院的文化产业管理,王上坦言,自己大部分时间和整个人所有的兴趣都在音乐上。大学期间,王上加入了北京大学学生合唱团。合唱团的排练频率和演出频率很高,所以那段时间,王上感觉自己在音乐上花费的时间和得到的锻炼并不比在音乐学院读声乐歌剧专业的人少:“合唱团里面很少有人会去选双学位或者辅修,因为真的没有时间,我们需要把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给唱歌这一块才够。”王上的音乐生活并不止于合唱团的训练。大一,王上就开始尝试着自己填词作曲;大二时,他认识了一帮“玩音乐”的朋友,他们有自己的录音棚,平时也会做一些音乐制作。王上常去他们的录音棚“玩”,拿着麦边录边听,在棚里一耗就是一整天。由于需要反复讨论各种技术上的小细节,比如哪个地方的咬字还可以更好,哪个地方的气息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感觉等等,有时候他可能一天就只能录好一句歌词。

  王上并不认为“非科班出身”的身份给自己的音乐道路形成阻碍,也并不认为中文系和艺术学院的学习经历是一种浪费。反而觉得这样的经历让自己获得了更加广阔的视野。

  在北大,王上体会最深的就是学校对于自由的推崇与践行。他观看并且“观察”过上十个高校的校歌赛,认识来自至少五十个不同学校的校园歌手。通过观察,他发现北大的校园歌手与来自其他高校的有一个特别明显的区别:其他高校会有很多唱功很好的KTV型歌手,他们的歌唱技巧可能远甚于北大的学生,或是高音惊人,或是音色出众;但北大的校园歌手更爱唱自己的歌,哪怕一个人一个月之前刚开始写歌,他也一定要把自己的作品拿到舞台上展示。

  王上笑谈:“当然这个有好有不好。不好的地方可能就是上台唱出来的东西会特别难听,但好的地方就是——这是他自己的东西,只要把它带上台,他演出来的就是自己的音乐观。”从邵小毛到Mr.Miss,再到后面的高姗,这些从北大走出去的音乐人一直都有自己的音乐理解,勇于为了心中涌动的想法、灵感去行动,在舞台上呈现出不受拘束的、自由的灵魂。“他们觉得自己唱出来的东西应该是什么样的,他们就去唱,然后唱的东西都是自己的东西。”

  北大的课程学习则带给了他人文积淀。对于中国古典诗词,常有“诗言志,歌咏情”的说法,从源头上体会中国古典诗词歌赋所寄托的“情”和“志”,使他更深刻地体悟到歌者对于“情志”歌颂的真谛;了解诗歌这种艺术形式的形成,然后顺着文学史、艺术史的脉络一步一步地深入了解,这些都给王上带来了丰富的收获。在王上看来,北大并不在乎学生通过几年的时间学到了什么样的知识;更重要的是通过这几年的时间,有没有掌握学习的方法、看世界的方法和判断自己人生的方法。

  “你说青春是奔涌的海浪,不该停留在沿途的岛上,可我不想,面对那远方,无边无际的迷茫。”

  “没做什么,写歌就是坐在一个地方静静地写。”在越南的四天时间里,王上最常去的是海边和胡志明市内街头的露天咖啡厅。灵感往往不需要刻意从什么地方汲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就有了写歌的想法。

  2019年的夏天,王上参加了音乐节目《声入人心》,并由此走入了更多观众的视野。被问及参加节目的原因,王上直言,只是觉得节目比较适合自己就参加了。节目过程中也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他不仅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得妥妥当当,还很喜欢帮大家解决问题——有帮其他组的人翻译过歌词,也帮自己组的很多支歌写过和声。好友吕宸说:“王上在生活中是一个执行力极其强的人,说要干什么,立刻就去,立刻就干,立刻就干完——这在我们北大学生里不太常见的。”一首歌规定了制作时间就一定要在这之前完成,不给自己可以用感性推拉的余地。

  毕业初,王上也走过一段“格式化的人生”,安分地做起了投资经理,投过ofo这样火热的项目——没多久王上就放弃了,因为对于王上来说,这条坦途远不及那条曲折的音乐小道来得重要。

  “有亲朋好友来劝,我自己也知道,这是一个性价比很低的事情。那也没辙,就是三个字——我愿意。”

  其实,王上的创业并没有因为玩音乐而中止,直到现在,他还在和好友一起经营“北京一盒音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公司的业务内容,主要是三到五岁孩子的音乐启蒙教育。

  王上认为,和很多国家相比,如今中国的音乐启蒙教育仍旧非常匮乏。2014年,他曾到拉脱维亚参加世界合唱比赛,这是一个把合唱写进法律里的国家,孩子们的音乐基础素养都很好,唱歌跑调、五音不全的孩子非常少见,大家都很爱唱歌,很喜欢音乐。

  “我一直不认为唱歌跑调,唱不准音节是孩子的音乐天赋使然。实际上这应该是因为孩子小时候缺乏音乐的熏陶,如果孩子能够多听、多接触话,这些音符他一定是能唱的准的。”

  给公司取名“一盒”,是因为王上想把音乐作为一盒礼物送给孩子,在盒子还没有打开的时候,盒子里的东西孩子对来说是未知且兴奋的;当他打开盒子,可能会收获非常多的快乐和意想不到的惊喜,当然也可能会收获失望——但不管怎样,这些都是专属于孩子们自己的音乐探索,也是他们自己专属的收获。

  在运营公司的过程中,王上发现每次做线下分享沙龙活动的时候,孩子们都能玩得很开心,家长们也能切身体会到音乐给孩子们带来的快乐,但是在线上宣传的时候,很多家长仍然理解不到音乐的重要性。哪怕父母们觉得孩子或许应该学点音乐,但他们并不认为这是必然的,顶多强迫孩子们直接学习一种乐器,而更深一层关于音乐基础素质启蒙的意识仍然缺乏。

  2018年冬天,王上和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们一碰头,“正经乐队”说组就组起来了。

  “组建乐队最初就是因为喜欢,我们都喜欢音乐,并且想把最原始的自己展现出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除了王上,乐队的其他三人也都有一份漂亮的履历:吴临风是前北大交响乐团团长、大提琴老师;吕宸是前北大青年摄影学会会长,现在在北大任教;六舅是国家歌剧舞剧团打击乐手、乐器全能。作为一群“别人家的孩子”,他们在前人的剧本中被设定成一个拥有光鲜生活方式和体面收入的角色,自己却在人生的坐标系中避开了经验设定好的经纬度,共同选择组成了一个没有营销宣发、没有资源赞助、甚至还要自己拿钱贴补的乐队。“我们几个都是不太正经的人,平庸、不完美,音乐,是我们脱离平庸人生轨道时最正经的事。就是一条贼船上的四个人,因为音乐走在了一起,谁也下不了船。”

  刚开始,正经乐队也试过去翻唱一些流行歌曲,但效果不太好,因为“终究不是自己的东西”,乐队成员们也会觉得很无聊;于是,他们开始了新的琢磨——乐队里有美声、交响乐团里的各种乐器,还有各样稀奇古怪的打击乐,再加上几人都很喜欢古典音乐,也有演奏和理解古典音乐的能力,如果从里边分别拿出来点东西,加到现在流行的风格里面去,是不是就会不太一样?一个乐队的风格取决于乐队里的成员组合,所以各种各样乐风的乐队都有:摇滚的、爵士的、蓝调的、Funk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做一个有流行元素的古典美声的乐队呢?

  让古典音乐更加欢乐,让每个人都能欣赏古典音乐之美,就此成为正经乐队的坚持。

  王上希望这样的混搭组合把所谓高雅艺术的元素用一种更轻松、更能够让人接受的方式呈现出来,把所谓“正经”的东西用“不正经”的方式演绎出来,在古典和流行之间搭起一些桥梁,让听众发现原来古典音乐、高雅艺术并非难以接近,用创意的方式演绎,也可以特别好玩。

  在一些媒体平台上,他们演唱了美声版的《黑猫警长》,两只老虎版的《两只蝴蝶》,带捧哏的《通天大道宽又阔》,“有许多朋友在后台留言,希望我们唱一首《童年》,所以今天我们给大家精心准备了一首《夕阳红》。”前不久,正经乐队还发了首《头发之歌》,歌词、曲调和尾声时乐队成员的对话,都是既搞笑又可爱。现在,他们已经有了134万多粉丝。

  在《声入人心》的节目中,王上接触到了很多音乐上的前辈后辈,同时对于自己的音乐探索也有了很多新的想法。《声入人心》主要在于让更多的大众用一种很轻松的方式来接触到美声和音乐剧这两个艺术形式,而王上的乐队想做的是用美声、古典音乐这种艺术形式去赋予更多作品以新的生命力。二者稍微有点相反,但是在中间都涉及到美声和流行音乐的融和。之前把美声直接拿过来和其他的一些音乐去融合的时候,王上有时会找不到感觉,因为有些歌——像《通天大道宽又阔》,拿美声唱会有出人意料的惊喜;但是还有很多歌,比如一些经典的情歌,直接拿美声唱效果就不好。在一期节目中,王上与其他两位演唱成员一起合唱《海洋之心》(迪士尼电影《海洋奇缘》的插曲)。在三人的合作中,其中两位歌手都用的是音乐剧的唱法,王上的前半部分是流行唱法,后半部分是美声唱法,意在用流行的部分来抒情,用美声的唱法来烘托整个的气氛。众多元素配合起来,得到的效果令歌者满意,听众的反响也很好,可以说是一个把美声、音乐剧、流行还有电影音乐都融合在一起的很好的案例。

  这无疑点破了一直困扰着王上的难题、提供了编曲的新思路——那就是要“对症下药”。不一定完完全全只用美声去改编一首歌曲,还可以融合进更多的唱腔元素,要想办法把自己的工具库变得更丰富,可以用美声、音乐剧、戏曲,甚至是一些原生态的唱法,比如来自我国的少数民族的唱法,甚至非洲、南美洲的唱法;除了人声这个工具,还可以从对乐器的不同演奏方式上进行最贴切每首歌旋律的创新,比如大提琴可以有拉弦,也可以有拨奏。储备更多的方法,像一个海绵一样去不停的去吸收氧分,这样在面对不同的歌的时候就能够很快找到最合适的那个“萝卜坑”。

  当然,王上始终坚持的根本原则还是要做自己喜欢的音乐,唱自己想唱的东西。在王上的计划中,未来自己和乐队的音乐审美都会逐渐进步,也可能会去挖掘新的形式,因为形式毕竟只是为音乐表达服务的;要多做一些有自己的思考、有我们的深度,同时又好听,又能让大家喜欢的东西。

  在王上的豆瓣小站上有这样一段介绍:“不喜欢被贴上翻唱、校园这样的标签,我对待音乐的时候,只有‘用心唱认真唱’这一种风格。”